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热门书院 >> [鬼灭之刃]独色 >> 进食

只要能找到人烟,抓几个人对黑野弧和白乃呼来说根本没有难度。

他们两个潜入一户比较外围的人家时,里面居住的一对夫妻甚至都没醒来,就这样几乎等于毫无防备地任由鬼出入内外,然后被白发白肤的小女孩一下就扭断了脖子。

“那我开始吃了哦?”白乃呼好心地提醒道,“以前我进食的样子吓到过老师,唔,可能真的有点吓人吧。黑,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黑野弧噢了一声也没太在意,毕竟他觉得他自己的吃相就不好看。

而那个所谓的‘老师’听上去好像活得很精致,说不定是吃得慢条斯理的那种贵族一样的鬼,看不惯粗野的吃法很正常。

所以他也就理所当然地以为白乃呼进食时候的样子应该和他差不多。

——直到他亲眼看见了不可名状的场景。

成为鬼之后,大约是因为自己也变成了恐怖的一员,再加上模样长得稀奇古怪的鬼还真的有不少,于是曾经会感到恐惧异常的事物都变得习以为常。

但黑野弧万万没想到竟然还有连鬼也会感到害怕的时候。

他眼睁睁地看着和自己一路陪伴着走过来的小女孩,快速地褪去那层伪装,露出了潜藏在人类外表下的扭曲的黑暗。

从眉心到腹部的肚脐产生了一条缝隙,她比月光还白的皮肤向边上翻折,就像是给没脱好的袜子翻了个面似的,属于‘白乃呼’的内在完完整整地暴露在黑野弧的面前。这副躯体中没有内脏也没有看到类似于骨架的结构,就仿佛她的身体就只有一层皮囊和一个空空的、似乎无论如何都无法填满的空洞。

这样的翻转发生在‘人’的身上实在是太过可怖,即便是见过一些异形鬼的黑野弧也一下子没能承受住这近距离的巨大冲击,手脚僵硬且不知所措地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已经死去的夫妻在一瞬间就被卷边的‘内在’所吞噬,那里面宛如一个只进不出无底洞。

明明那两个人无论是身量抑或是体型都远大于原本瘦小的白乃呼,可一旦被吸入之后就在眨眼间没了踪影……就像是,被极快速地消化了一般。

‘啊……额!’

黑野弧无意识地发出了意义不明的声音,或者说,是他以为自己发出了声音。

事实上由于过度的惊愕,这名男性鬼陷入了难以言说的状态。

他满是利齿的、不知道撕咬过多少具尸体的上下颌无言地张开着,颤抖着。男鬼想要逃离这个梦魇成真的房间,但是麻木的两条腿和仅存的理智告诉他绝不能在这时候退缩。

以疾风般的速度吞下了两个人的‘白乃呼’将她翻卷的皮肤再重新返回去,那一层皮囊严丝合缝地贴合到一起,中间的缝隙也很快就消失不见。分成两半的鼻子、嘴巴、眼睛全都毫发无损地覆盖在躯壳上,好像刚才的一切都只是太过深邃的幻觉。

变回原本样子的小女孩移动双手拍了拍干瘪的肚子,说道:“唔,我们去下一户吧,还是好饿。”

只剩下了两只鬼的房间内静悄悄的,小女孩的话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黑?”

刚垫完肚子的白乃呼捅了一下黑野弧的腰间,冰凉且不带收敛的力道让后者一下子回过神来。

“白乃呼!……你!”黑野弧的语言能力一时间退化成了白乃呼刚出山那会儿的水平,“刚才、是你……?”

“是我。”白乃呼回答,她仔细观察同伴的神色后善解人意地建议,“看起来黑没办法适应……那以后我吃东西的时候,黑就在边上警戒好了。”

不答应也得答应,因为黑野弧并不觉得他能毫无波动地观看这种超出认知的场面。

于是接下来的过程中他一直都站在房屋的外面,等着白乃呼吃完出来,然后再一起去下一家。后者因为根本不用咀嚼、吞咽这种多余的行动,进食的速度快得让人难以置信。

这一趟进食,在吃掉了大约三十多个人,耗费了可能一刻钟都不到的时间内宣告结束。

好久没吃得这么满足的白乃呼甚至打了一个饱嗝,青色的眼睛都比平时明亮了几分。

然而已经吃光了半个村庄的小女孩此刻的样子完全不像是吃人的鬼,无论是嘴角、身上还是衣物,就算里里外外全都仔细翻找一边,也无法找到哪怕是一块血迹。

硬要说哪里不太正常,大概也只有凌乱的衣物这一点而已。

白色——明明是那么容易被染上其他色彩的颜色,她却能让自己始终洁白无瑕。

「……但是,这小鬼真的是白吗。」

就像她人类的外表下是以人类为食的鬼一样,这具白色的皮囊之下,黑野弧看到的却是连鬼也会感到恐惧的黑色的深渊。

白色虽然是极易被污染的颜色,可黑色却是能污染一切颜色的色彩。

……当然,无论哪一个都是和其他颜色格格不入的单调颜色。

黑野弧在思维有些混乱的情况下,不知怎么的就想到了这样的理论。

不过要是问白乃呼自己,那她的回答一定是‘我是白的’,甚至会很奇怪为什么他连这种显而易见的问题都不懂。

「白的就白的吧,反正从鬼的角度来说也没有问题……只是,可惜……」

还没可惜完,白乃呼就拉着他打算去‘拜访’下一户人家。

“还剩一些人呢,黑你不吃吗?”

她知道看别人进食经常会引起自身的食欲,所以想着黑野弧现在或许也想吃点东西塞牙缝。

“不用了,吃饱了的话我们就快点离开这里吧。”

黑野弧立刻、果断地拒绝,起码最近几天他是不会想要进食了,“这个村子也不算多偏僻,一下子消失了那么多人说不定很快就会有鬼杀队来调查。”

“也是。”

两只鬼毫无留恋地离开了遭遇大难的村庄,转头扎进能将他们掩护得很好的郊野。

***

“按照地图上的标记来看,大概要走五天左右。”

看地图的工作完全是白乃呼在担任,就像金泽安排了老师所有的行程一样,她也百分百主导了两人的行进路线和目的地。

“喔。”

黑野弧应了一声后没再说话,他有些心不在焉。

“怎么了,黑?”

她收起地图,专注地观察着同伴的样子,稍微想了一会儿,有些意外地猜测:“难道黑很害怕我那个样子……?”

「可是老师也只是稍微惊讶了一下而已?」

就像许多鬼都不觉得自己很丑,人对自己的定义和他人对自己的定义往往有着不小的出入。造成了这一切的白乃呼并不觉得自己的那副姿态有多可怕,毕竟老师也能变成一股不知道该称为什么的液态物质,她总觉得自己和老师的恐怖等级差不多……或许,她要更高一点点?

但是想到自己的同伴是连日轮刀都没法好好拿着的胆小的鬼,她那样也许真的把这只鬼吓得不轻。

“不!不是!”

黑野弧马上否定,然后又含糊地说:“我只是……一时之间有点缓不过来,过一阵就好了。”

“那好吧。”白乃呼还是有点担心,“如果真的很害怕的话,一定要和我说哦,我会尽力帮你摆脱恐惧的。”

——恐惧的源头在说着要让人摆脱恐惧。清华小说 www.qhxs.org

「是在说笑吗?」

听起来完全就是个不好笑的笑话,但黑野弧姑且顺口问了一句:“你打算怎么样让我摆脱?”

“感到害怕的原因并不是看到的景象有多吓人,而是潜意识地觉得那景象中的什么会对自己造成伤害。你看,那些人害怕鬼不就是这样的道理吗?你再仔细想一下,我是鬼,黑也是鬼。”

看到同伴配合地点头,白乃呼才继续说,“鬼又不会吃鬼,而我们又是同伴,所以我不会对黑造成伤害,反而还会保护黑……这样一想的话,是不是一点也不害怕了?黑都觉得恐怖,那对我们的敌人来说也一定是这样的,不用出力我就能把他们都吓跑啦。”

“……”

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都是十分牵强的安慰,但这大约也是合计年龄才十几岁的小女孩能想出的最有效的话语了。

她有常人无法接受的怪物的一面,但也有像孤儿渴求亲情那样的令人爱怜的一面。

「说什么害怕,我现在不也是个令人恐惧的生物吗?」

黑野弧摸着颈部的几道痕迹,不由得如此想道。

比起白乃呼,是他的恐惧更加令人发笑吧。

害怕阳光、害怕鬼杀队和日轮刀也就算了,可害怕同样是鬼的同伴是要做什么?

正想告诉白乃呼他已经差不多打散了那点恐惧,黑野弧就看到小女孩神情奇怪地朝着他们走来的方向看。

“……?”

他也回头看,但是没看到任何东西:“怎么了?”

“好像有人过来了。”白乃呼嗅了嗅空气中的气味,“还有血的味道。”

“什么!是其他的鬼吗,还是鬼杀队——”

毕竟他们离开村落的时候那里的人都还睡得很香,黑野弧下意识认为不可能是村民发现了他们的捕猎。那么这大半夜的还有人在郊外走动,几乎就只剩下了结果截然相反的两种可能。

但只是听和嗅并不能让白乃呼准确判断出来人的身份。

谨慎起见,白乃呼建议要么全力离开这里,要么先躲起来看看情况。

黑野弧心中自然觉得逃走更好,可是他望了望前方已经快要走到尽头的稀疏树林,默默地为这个选择打上了叉。

因为接近大路,这附近的环境也都被人为修整过。虽然对人来说方便了不少,但对他们而言就缺乏了庇护所。

“还是先躲着吧,我觉得也不一定是鬼杀队……对,一定不是鬼杀队。”

越想越觉得是这样,毕竟他们的行动悄无声息,除非被看到了全程,否则不可能有人发现。

“嗯,先上去。”

白乃呼和黑野弧两人爬上了一颗还算高大的树上。

冬天比其他季节更不方便,因为这些树木的叶子都掉光了,再没有茂盛的顶盖能遮住他们的身影。

但今天是无月之夜,漆黑的夜晚能提供不错的保护色,让两人能顺利地融为枝干的一部分——当然,白乃呼得把自己裸露在外的皮肤和发丝都包裹好才行。

安静地等了一会儿,来人的气息已经连黑野弧都能感觉到了。

「……?好像不是鬼杀队,或者应该只是鬼杀队的杂鱼队员?」

一般来说,厉害的人或者鬼都伴随着强大的气场。但是黑野弧并没在来人身上感受到任何这类的迹象,反而脚步声异常杂乱,更像是个普通人。

黑野弧的判断是正确的。

向着他们的方向跑来的正是村子里的村民,那是一个男性青年,身上还穿着入睡时的寝衣。那贴身衣服沾上了很多泥土,他本人的手臂上也遍布了不少细细的伤口。

村民果然没看到黑野弧和白乃呼,仍旧跌跌撞撞地全力往前奔跑。即使被地上的石块绊倒了也来不及感受疼痛,只是爬起来后死死地咬着牙继续逃窜。

白乃呼先不提,黑野弧对这种场景倒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这不就是普通人碰到鬼之后的反应吗?

蹲在树上的两只鬼对视了一眼,先后从树上下来,若无其事地继续走自己的路。

“看这方向,估计在我们之后又有鬼在那个村子里捕猎了。”黑野弧望了几眼还没跑出林子的村民,心里觉得这家伙应该也逃不掉,“可真巧。”

而白乃呼仍旧十分在意地盯着他们来时的方向,突然问道:“要接触一下吗?他来了。”

“谁……啊,那只鬼?”

既然不是鬼杀队,那就无所谓了。黑野弧摆摆手:“白乃呼觉得麻烦的话就避开吧,我都可以。”

都可以的结果就是没有特地避开。

白乃呼觉得见一见和他们颇有缘分的鬼也好,说不定同伴的队伍可以再多一个。

***

事实上在白乃呼他们离开之后,的确又有一只鬼游荡到了这里,把剩下的人几乎都杀了精光。

他有特殊的癖好,很喜欢观赏猎物的垂死挣扎。

不速之客在黑夜中降临,将劳累了一天的民众从睡眠中唤醒。

残忍的鬼在妻子的面前将她的丈夫杀死,在儿子的面前将他的父母杀死,在母亲的面前将她的孩子杀死。他让被绝望和恐惧支配的村民在无人的郊外四处逃窜,而他自己则享受着追逐猎物的快乐。

逃了有一段距离的青年是最后一个还活着的人,不过再过不久也要死了。

那只鬼很悠闲地追踪着青年留下的血迹,刻意控制了自己的速度,好让他再多跑一会儿。

……然后,独自行动的鬼遇上了共同行动的鬼。

“……哈?”

他瞧了眼看起来就很弱的黑野弧和看起来不太强的白乃呼,“这是什么,过家家?”

“我们是同伴,你是一个人?”

白乃呼开**涉,不过貌似普通的问候引起了这只鬼的大笑。

“同伴?那可真有意思。”带着嘲讽的语气不咸不淡地回了一句,这鬼对他们完全失去了兴趣,“要玩小孩子的游戏随便你们,别来妨碍我的狩猎……不然,把你们钉起来见一见太阳倒也不错,哈哈哈哈哈。”

浑身都是鲜血的鬼笑着越过白乃呼,见他们的确没打算妨碍他之后抱怨了声‘没意思’就径直地朝着逃跑的村民走去。

不久之后,他离开的那个方向传来了断断续续的惨叫,不难想象那个人遭到了什么样子的对待。

当然,这周围并没有人会为他感到悲伤。

不过却还是有一只鬼,对此产生了反应。

白乃呼拿出地图认真地研究了一会儿,转头对无聊地倾听着惨叫的黑野弧说道:“我们得改一下路线了。”

喜欢[鬼灭之刃]独色请大家收藏:(www.remensy.com)[鬼灭之刃]独色热门书院更新速度最快。

[鬼灭之刃]独色最新章节 - [鬼灭之刃]独色全文阅读 - [鬼灭之刃]独色txt下载 - 遠夜十八的全部小说 - [鬼灭之刃]独色 热门书院

猜你喜欢: [鬼灭之刃]独色帝王:从召唤开始快穿之宿主才是真boss明星时代:蔡徐坤,幸而遇见你黑驴蹄子旗舰店【全职】叮!你的小祖宗已上线!道医魔卡大陆[制卡]如何当一只合格的金手指[快穿]世界第一的魔王大人[文豪野犬]双黑合集我开动物园那些年陈情令 莫离斗罗大陆之三色琉璃魔女纪元录EXO之美男公寓后娘[穿越][综漫]苟到最后就是胜利快穿:主神攻略计划女儿与我同在[全职高手]微凉海贼之副船长红心[ABO]101再说武林外传和霸总一起男团出道以后罪梦者:季子
完本推荐: 神龙兵王全文阅读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全文阅读豪门少奶奶:谢少的心尖宠妻全文阅读上古戒灵全文阅读王妃又下毒了全文阅读三国之统帅天下全文阅读超级仙学院全文阅读魔性酷老公:独疼顽皮妻全文阅读恋上倾城女总裁全文阅读我的老妈是土豪全文阅读正版修仙全文阅读极道妖鬼全文阅读毒步天下:特工神医小兽妃全文阅读灾厄降临全文阅读驭房有术全文阅读好想住你隔壁全文阅读都市透视眼全文阅读紫阳帝尊全文阅读春野小神医全文阅读天价妈咪:爹地闪开宝宝来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巧为农家女大明之大奸臣严嵩娱乐:开局镇压流量小生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瑾宁夫人老胡同大宋之无敌亲王综漫之最强训练家超品命师重生之都市仙尊太古主宰我唐僧破戒就变强从变形金刚开始王牌少帅山海之天回到农村放放牛谁在花城落了泪诸天万界神龙系统重生校园做学霸武破九荒养鬼为祸部落的救赎我的异能悠闲生活霸天武魂乡村最强小神农名侦探的崛起大夏纪网游之登陆神话世界网游:我的宠物强无敌

[鬼灭之刃]独色最新章节手机版 - [鬼灭之刃]独色全文阅读手机版 - [鬼灭之刃]独色txt下载手机版 - 遠夜十八的全部小说 - [鬼灭之刃]独色 热门书院移动版 - 热门书院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