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热门书院 >> 吞海 >> 第六章 道理

拉延朵苦恼的坐在大树凸起的树根上,身后两棵大树交织起来的枝叶形成了一道天然的屏障,将夜雨隔绝在外。

荷库林中的晚上总会下雨,从拉延朵出生那年开始,这样的规律便从未改变过。

拉延朵的身前点着篝火,即可取暖,亦可驱赶那些在夜间活动频繁的毒物。

这是阿大教给她的第一件事情,也是每个走入荷库林的族人都应当学到的事情。

火!

是生命之光,是驱散黑夜的利刃,也是迷途者归家的希望。

是的。

拉延朵与进林的族人们走散了。

从小到大第一次离开阿大,离开族人们,虽然不愿承认,但拉延朵此刻确实很是害怕。

她得面对毒虫密布的丛林,得对抗饥饿,得对抗黑夜,还得面对一位……拉荷!

想到这里,拉延朵愤恨的转头看向那不远处那道被绳索捆绑了里三层外三层,严严实实就留下了鼻子与双眼的家伙。

拉荷。

拉在摩撒语中是极致的意思,就像拉延朵的名字,延朵在摩撒语中是美丽的意思,她的阿大给她取名叫拉延朵,就是希望她能成为这世上最美丽的女孩。

而“荷”在摩撒语里代表着恶魔。

拉荷,便是这世上最邪恶的魔鬼……

摩撒族中存在许多关于拉荷的传说,阿大与阿库最喜用拉荷来吓唬不听话的孩童,而当孩子们长到了十四岁,能够进入荷库林的年纪之后,族里的长辈便会不断对他们讲述关于拉荷的事情。传闻中这些恶魔最喜吃摩撒族中的孩童,他们以血肉为食,以恐惧为伍,每一次降临摩撒族所在之地,便注定会带来一场腥风血雨。

很多时候,关于拉荷的故事,拉延朵都当做是大人们的危言耸听,毕竟她活了十六年,也从未真的见过有这样的魔物存在,甚至哪怕是村子里最年长的老人,无论嘴里说得如何言之灼灼,可他们也同样从未亲眼见过,说到底,这拉荷不过是众人的以讹传讹罢了。

至少在几个时辰前,拉延朵的心底对于自己这样的猜测还深信不疑。

直到方才,她在林间寻到今夜的过夜之所时,她忽然发现了人迹,本以为是终于寻到了自己族人的拉延朵欣喜不已,她快步奔来,却被眼前的景象所惊呆……

生得人形,却皮肤白皙,那是因为这拉荷惧怕阳光,虽能直面耀阳,却始终以秘法相护,故而能保持白皙的皮肤。

穿着华丽又古怪的衣衫,那些衣物都是以人皮支撑,故而与他们的衣着不同。

其中的大多数还能施展各种妖法……

拉延朵只是远远的看了一眼,便认出了眼前之人定是那族中长辈口中的拉荷。

这拉荷的本事不小,只是一个照面便将拉延朵制服,只是他或许是有伤在身,眼看着就要取下拉延朵的性命,却忽然脑袋一歪,昏死了过去。

拉延朵在惊吓之后回过神来,便赶忙将这拉荷捆绑得结结实实,心底对于方才的经历却是依然心有余悸。

她迟疑了一会,又一次提起匕首,走到了那昏死的拉荷身前,她咬着牙,将手中的匕首高高举起,眸中闪烁着杀机,眼看着就要朝着那拉荷的颈项处刺下,可匕首方才落下三寸,便又猛的一滞——她终究下不去手,这样的行为在这拉荷昏迷的数个时辰中已经来回上演了十余遍。这家伙确实与长辈描述的拉荷长得太极为相似,可是他又太像人了一些,这当然是一个很矛盾的逻辑,毕竟在长辈们的描述中那些拉荷就是化作人形行走人间的。

但拉延朵却始终无法对一个看上去就是活生生的人的家伙痛下杀手,更何况在刚刚与这拉荷接触时,对方明明有机会先一步杀了她的,他却收了手,这让拉延朵愈发的迟疑,隐隐觉得眼前这家伙似乎与长辈们口中的拉荷似乎并不完全一样。

拉延朵又将匕首收了回来,可又想起长辈们说过的传闻——那些拉荷们最善迷惑人心,一时的心软往往会害了自己,也害了族人的性命。

生与死的天枰,在拉延朵的脑海中来回失衡,她一咬牙,又将匕首举了起来,将锋刃对准了昏迷中的拉荷。

轰!

可就在这时,穹顶之上炸开了一声惊雷。

拉延朵的手一哆嗦,待到她回过神来再次看向那拉荷时,对方紧闭的双眼豁然睁开!

……

魏来又做了一个梦。

还是那个房间,还是那张放有大红罗帐的床榻,还是那个娇柔美艳的女子。

他们赤身裸体,他们抵死缠绵。

她用双手捧着他的脸,说她要看着他,记着他的模样。

可魏来却看不清她的容貌,他追问她是谁,女子一个劲的摇头,裹起那身白色长衫,转身便要逃走。

魏来的心底焦急,起身便要去追。

可方才推开房门,天际却传来一声轰响,雷光倾落,魏来也瞬息从梦境中清醒。

入目第一眼,是一张愕然却又稚嫩的脸庞,以及一柄闪着寒芒的匕首。

魏来心头一惊,下意识的便要出手抵挡,可这才发现自己的身躯被牢牢困住,而体内的灵力也像是失去了联系一般,无论魏来如何催动,那些灵力都纹丝不动。眼看着那匕首寒芒闪彻,魏来心头惊惧,他根本还未弄清楚的状况,难不成就要不明不白的死在这里?

想到这里的魏来脑袋中飞速旋转,正想着要如何才能逃出困境。

“啊!”

可就在这时,眼前那少女却发出一声惊呼,脸上写满了比见了鬼还要惊恐的神情,就连她手中的匕首也来不及握住,啪的一声掉落在地,身子连退数步,双手环抱于胸前,以一副戒备无比的神情盯着魏来。

“拉荷!哈古撒!”那女孩高声言道,从怀里又掏出一把弯刀,看模样绝非北境制式,反倒与鬼戎之地蛮子们所用器物颇有几分相似,只是那少女虽然手握弯刀,可握刀的手却还是在不停的打颤,任任何人都看得明白此刻女孩心头的畏惧。

魏来听不懂她嘴里之言,心底却不免暗暗奇怪,明明自己才是那个任人宰割的牛羊,这么反倒这个女孩一副畏他如虎的模样。

“你是哪里人?为何绑我?你我无冤无仇……”但受制于人总归不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情,魏来也没有心思去细究这些,他朝着那女孩高手言道。

但就像女孩的话魏来听不懂一般,魏来说出的话,落在那女孩的耳中也宛如天书一般,难以明晓。

难以沟通的处境,自然加深了二人之间本就不小的误解,女孩双手握紧了手里的弯刀目光依然警惕的看着魏来,嘴里更是不住的说着一连串愈发让人难以听得明白的言语,魏来只是敏锐的察觉到“拉荷”这两个字眼被女孩来回反复的提及,可他还是不明其中真意,正想再说些什么。

轰!

一声闷响忽起,二人之间的地面泥土忽然隆起,伴随着女孩的惊呼,以及一声刺耳的嘶叫身,一只巨大的蜈蚣从地面中涌出,尘土四溅。

“须卟!”少女这般叫到,声音惊恐。

此刻她也顾不得眼前的魏来,将手中的弯刀转眼便对准了那身形巨大的蜈蚣。

……

阿大说过,须卟是地兽,力大无穷,生性凶恶,一旦认准的猎物便是不死不休,逃只会让自己生生被拖得精疲力尽,而后地兽再从地底钻出,防不胜防。因此,遭遇须卟最简单也最有用的办法就是——搏命。

那须卟摇晃着自己的身形,张开自己的嘴,生满利齿的爪牙,嘴中令人作呕的腥风从它嘴里呼啸喷出,直吹得拉延朵无法站直自己的身形。

才十六岁的拉延朵是第一次独自面对这样的凶物,说不紧张那是骗人的。

她的双手死死握着手中的刀,指节发白,心底默念着:“我是摩撒阿大的女儿,我是未来摩撒的阿大!”

“我能行的!只是一只须卟!我能行的!!!”

她这样说着,心底终于鼓起了勇气,嘴里大喊一声,就要朝着那须卟杀去。

轰!轰!轰!

可就在这时,地面再次传来阵阵轰响,泥土如炸裂一般翻飞开来,然后一只只身形更加巨大的须卟从泥土中显露出身形,浩大的场面只看得人双眼发昏,耳边响起的嘶叫更是叫人耳膜发疼。

拉延朵的脸色煞白,杀出去的身形又豁然停止。

她又想起了阿大曾交给她的道理:“荷库林中有的是凶猛毒虫,哪怕是最厉害的猎虫人都会有身陷险境那一天。”

“摩撒能在荷库林中繁衍生息这么多年,靠的不仅仅是蛮力,还有脑子。”

“可阿大还是没说遇见了那些毒虫该怎么办?”女孩稚声问道。

拉延朵永远忘不了那一天,自己阿大在回答这个问题时眸中闪动着的智慧,他说道:“逃。”

拉延朵从小就是一个听话的孩子……

所以,在那一瞬间她没有半点迟疑,扔下了手中的弯刀,转身便朝着密林深处头也不回的跑去……

喜欢吞海请大家收藏:(www.remensy.com)吞海热门书院更新速度最快。

吞海最新章节 - 吞海全文阅读 - 吞海txt下载 - 他曾是少年的全部小说 - 吞海 热门书院

猜你喜欢: 九幽天帝修真者在异世天醒之路武破九荒太古星辰诀盖世帝尊升维之旅帝御山河超维入侵血冲仙穹开挂闯异界那年那蝉那把剑伊森的奇幻漂流系统供应商魂帝武神太古龙尊绝天武帝三界独尊百炼飞升录万武天尊天命修罗至尊剑皇吞噬永恒异界屠神雇佣兵有妖气客栈哈利波特之学霸无敌
完本推荐: 会穿越的外交官全文阅读全职修真全文阅读独笑倾城:浅爱,恨悠长全文阅读旧爱晚成,宝贝别闹了!全文阅读大鉴定师全文阅读全能兵王大房东全文阅读护花高手全文阅读神话原生种全文阅读我老爹是阎王爷全文阅读十龙夺嫡全文阅读战神七小姐全文阅读乾坤剑神全文阅读龙傲战神全文阅读辉煌岁月全文阅读美利坚之山林称王全文阅读神级剑魂系统全文阅读无限生死簿全文阅读至尊少年王全文阅读龙血剑神全文阅读一切从斗破苍穹开始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特工狂妃:邪帝的心尖宠至尊小神农神魔之上(快穿)女配改行修仙了太古龙象诀纯情大明星地府朋友圈玄天魔帝美漫世界的武者战少,一宠到底!超级武神女剑仙修道红尘间美漫之道门修士离天大圣那年,那日,那后宫我的奶爸人生飞升之前重生家中宝最佳娱乐时代校花的透视高手我的极品大明星老婆正阳门下:收藏达人狼与兄弟丹道宗师万古帝劫少帅你老婆又跑了重生军少辣娇妻刀剑天帝混在帝国当王爷

吞海最新章节手机版 - 吞海全文阅读手机版 - 吞海txt下载手机版 - 他曾是少年的全部小说 - 吞海 热门书院移动版 - 热门书院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