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热门书院 >>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 第315章 【315】长老出关,秒杀(一更)

第315章 【315】长老出关,秒杀(一更)

教主大人全身上下只剩眼睛能动了,瞪圆了一双眸子,恶狠狠地瞪着他。

臭不要脸的,你想干嘛?

五师兄掐住了他的下巴,慢悠悠地道:“知不知道你很碍事?像你这种什么都不会的草包,实在是没资格挡我的道。”

教主大人若是能说话,大概已经一嘴唾沫星子淹死他了。

五师兄冷笑道:“你用这种眼神看我也没用,我既然抓了你,就不可能放过你。”

臭不要脸的,你不要落在我手上!

五师兄唤来两名内室弟子,将教主大人抬了起来,往素心宗的后湖走去,这会子人烟稀少,一路上都没碰上任何弟子,后湖偏僻,平时就没什么人走动,眼下便更不会有了。

五师兄让人将教主大人扔在了被太阳晒得湿热的草地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别怪我狠心,要怪就怪你自己倒霉。”

教主大人冷冷地瞪着他。

五师兄使了个眼色。

两位弟子再次将他抬了起来,就要往后湖丢去。

“等等。”五师兄道。

两位弟子停住。

教主大人胸口剧烈地起伏。

五师兄摘了他的面具,淡笑道:“寒玉是个好东西,可不能浪费了。”

王八蛋!

五师兄比了个不耐的手势。

二人将教主大人丢进了湖里,别说此刻教主大人还被点了穴,便是没有,他也不识水性,否则,早在姬冥修把他“拐”上大船时,他就跳海潜逃了。

教主大人的身子迅速地沉了下去。

“今天的事,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五师兄问两位弟子。

二人抱拳,异口同声道:“五师兄请放心,我们明白!”

五师兄满意地勾起了唇角,摩挲着手中的寒玉面具,往自己脸上戴了戴,又拿下来,满意一笑,转过身正要离开,却猛地看见了傅雪烟!

傅雪烟只在他三步之距的地方,傅雪烟是什么时候来的,又来多久了,他竟毫无察觉,心里陡然蔓过一层寒意,脊背都忽然有些凉飕飕的。

他定了定神,扬起笑脸,打了招呼:“傅师姐,你怎么逛到后湖来了?”

傅雪烟的眸光落在他手中的面具上,淡淡说道:“面具哪来的?”

五师兄捏了把冷汗,小心地擦了擦额头,道:“我刚刚路过这边,在地上捡的,这面具有点儿眼熟,但我不太确定,傅师姐你帮我看看,是不是姬家二少爷的?”

傅雪烟移开了视线,望向涟漪阵阵的湖面。

五师兄给两名弟子使了个眼色,语气惊诧道:“哎呀,姬家二少爷不会是落水了吧?糟糕,我不会水!你们两个,赶紧下去救人!”

二人接收到了五师兄的示意,纷纷点头道:“我们也不会水。”

五师兄焦急道:“不会就赶紧去叫人呐!”

从这儿到有人的地方,一去一回,那小子命都没了,五师兄乐得做这个好人。

“是……是!”

两位弟子马不停蹄地去了。

五师兄走到傅雪烟的身边,看着傅雪烟因盯着湖面而露出的半边侧脸,心中有些吃味儿,也有些得意,笑了笑,说道:“傅师姐请放心,人马上就来了,姬二少爷一定能逢凶化吉的。”

教主大人躺在湖底,被巨大的水压压得憋不住气,气泡从嘴里咕噜噜地鼓了出来,他睁大眼,望着头顶眩晕的光,眼神开始涣散。

傅雪烟纵身一跳,潜入了水中。

五师兄勃然变色!

傅师姐是在做什么?她疯了?自己还站在这儿呢!她就敢跳下去救一个男人了!她不怕传出去,她的名节毁于一旦吗?

傅雪烟游向了水底,湖蓝色的裙裾包裹着她优美的身姿,像一条优雅的美人鱼。

教主大人以为自己做梦了,恍恍惚惚地看着美人鱼朝自己游来。

美人鱼戴着面纱,一双眼睛可真漂亮。

傅雪烟缓缓地抱住了教主大人,发现他四肢僵硬,伸出手指解了他的穴。

教主大人迷迷糊糊的,抬手,摘了她的面纱。

然而下一秒,他晕了过去。

傅雪烟抱着他游上了岸,上岸的一霎,重新戴回了面纱。

五师兄殷勤地迎了上来:“傅师姐!你没事吧?快把人给我!”

傅雪烟没理他,将教主大人放到了草地上,双手交叠,按压着他的胸口,他没有反应。

五师兄道:“傅师姐,我……我来吧!”

傅雪烟打出一道掌风,将五师兄震倒在了地上,五师兄想爬起来,却被她抓起一颗石子,点中了他的穴道。

他背对着二人,心中油然生出一股忐忑:“傅师姐,你、你想做什么?”

傅雪烟捏住教主大人的鼻子,俯身,贴上他的唇瓣,将呼吸渡给他。

在不知多少次之后,教主大人身子一抖,睁开了眼,他怔怔地看向傅雪烟,傅雪烟也恰巧看着他,二人的唇瓣还紧紧贴着,只隔了一层轻薄的面纱,他眨了眨眼,傅雪烟睫羽一颤,直起身来,甩了他一巴掌。

教主大人捂住脸,古怪地坐了起来:“你有病啊?你干嘛打我?又不是我要你亲……”

傅雪烟一把抬起了手掌。

教主大人悻悻地缩了缩脖子:“不说就不说。”

“傅师姐,你没事吧?”五师兄心急如焚地问,他迫切地想知道二人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傅师姐要把自己点在这里。

傅雪烟不屑回答,摘掉衣袖上的水草,冷冷地离开了原地。

教主大人望了望她远去的背影,站起身,绕到五师兄的跟前,从他手里夺回面具,一脚将他踹翻在地上:“敢害本座,胆子不小啊!”

五师兄恼怒地看着他:“你不要太嚣张了!”

“本座非要嚣张给你看!你能把我怎么样?”教主大人一拳头揍上他的脸。

五师兄被打出了鼻血,怒不可遏地说道:“你找死?”

教主大人呵呵道:“找死?这话你去对阎王爷说吧!”

五师兄眉头一皱:“你想干什么?”

教主大人却没回答他的话,只阴测测地笑了笑,三两下扒光了他的衣裳。

五师兄暴怒:“你……”

教主大人将他拖到湖边,抬起脚,一脚将他踹了下去!

“五师兄!五师兄!”

先前的两名弟子带着一大帮弟兄赶来了。

教主大人拍拍手,从另一条路回了院子。

姬冥修与乔薇已经回了有一会儿,正在屋子里铺了一张白纸,绘着今日走过的地形,因宗主令之便,他们得以去了不少曾经姬冥修不能涉足的地方,时间的缘故,今儿只是踩了踩点,待挑选出可疑的地方,改日再回去细细查探。

“我觉得这里可以划一下。”乔薇指了指图纸上的一座小茅屋。

姬冥修用朱砂笔点了一个记号。

“还有这儿。”乔薇又指向一座小山,“虽然看起来十分荒凉,但里头可能住了人。”

姬冥修点了记号。

“这座湖你觉得怎么样?”乔薇指向了后湖。

姬冥修道:“后湖人迹罕至,要是藏什么掖什么,确实有得天之势。”

“是吧?”乔薇用指尖蘸了朱砂,在后湖那块儿圈了一下。

姬冥修四下看了看:“冥烨呢?”

碧儿叠着衣裳道:“二少爷他……”

“回来了。”教主大人双手负在身后,神清气爽地走了进来,落了一次水的缘故,浑身湿漉漉的,没一处干燥的地方,但瞧他那春风得意的小眼神儿,又似乎占了什么大便宜。

“你干什么去了?”姬冥修严肃地问。

教主大人找了把椅子坐下,随手拿起一颗红枣,说道:“没什么,溜达了一圈儿。”

乔薇莞尔一笑:“溜达到水里去了?”

教主大人啃了一口红枣:“我热,洗个澡不行啊?”

乔薇摸下巴,上下打量他,笑道:“你不会是被谁给踹下水的吧?瞧你这春风得意的样子,又是你那小美人儿?”

姬冥修淡淡地朝他看了过来。

教主大人看看姬冥修,又看看乔薇,眼神慌乱道:“什么什么什么……什么小美人儿?哪儿来的小美人儿?你不要在这里给乱扣帽子!不和你们说了!我回屋睡觉了!”

乔薇抿住笑意,教主大人凑过身来,压低了音量道:“不许给我胡说,否则,我就把你狼狈为奸的事捅出去!”

乔薇比手指:“你放心,这点职业操守我还是有的,我绝不把你和你那小美人儿的事儿捅出去。”

教主大人放心地走了。

乔薇转头对姬冥修道:“冥烨把傅雪烟睡了。”

碧儿:“……”

……

“总之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主意是冥烨出的,人是冥烨睡的,秦姑爷的小辫子也是冥烨抓住的,我与整件事毫无关系!若硬说我做了什么,那就是在傅雪烟打算杀了冥烨灭口时,我碰巧路过,从傅雪烟手中救下了冥烨!”乔薇摸着自己的心口,信誓旦旦地说。

姬冥修揉了揉乔薇的小脑袋,让乔薇轻轻地靠进自己怀中,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道:“虽然我说过,做晚辈的不好去插手长辈的事,但特殊事情特殊处理,秦冰宇此人太过棘手,非剑走偏锋不能,冥烨立了大功,我决定把屋子里的那箱黄金送给他。”

乔帮主的眸子瞬间瞪直了,一把抓住姬冥修的胳膊:“我不是碰巧路过,我故意把姑姑引过去的,不是我成功引来了姑姑,姑姑能发现秦冰宇和秦娇的事吗?我也有一半的功劳,黄金分我一半!”

姬冥修眯了眯眼。

乔薇眉心一跳:“你诈我?!”

姬冥修搂着怀中的小身子,在她额头上弹了个爆栗:“兵不厌诈,乔帮主。”

真是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想告小叔子的秘,结果把自个儿搭进去了。

乔薇蔫蔫地问:“那金子还有没有了?”

“你说呢?”姬冥修道。

乔薇幽怨地撇过了脸。

……

上午在大堂时,姬冥修便察觉出自家弟弟与傅雪烟之间有所古怪了,所以当乔薇告诉他,他们已经有了肌肤之亲时,他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也就不觉得多么诧异了,只不过,傅雪烟来头不小,许永清都对她厚待有加,自家弟弟居然敢去招惹他,要不怎么说是祭师的后人,这胆儿肥的。

乔薇问道:“对了,那个傅雪烟到底什么来头?我记得五师弟也姓傅,他俩该不会是亲戚吧?”

姬冥修知晓夜罗入世的消息后,便去姬家与禁地的藏书阁翻看过一些夜罗的卷宗,对夜罗也算有了一些初步的了解,听了乔薇的话,他不紧不慢地说道:“夜罗一族没有姓傅的,傅雪烟应该只是她的化名,小师妹要嫁的对象是她哥哥,搞不好也不是亲哥哥。”

乔薇顿悟:“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他们俩假扮兄妹,一个来素心宗提亲,一个去京城联络长风使,现在长风使被我们抓了,傅雪烟联络不到他,便暂时放弃了那边的计划。诶?我怎么没见过那个傅师兄呢?”

姬冥修说道:“他不用在这儿等着,大婚之日过来便够了。”

乔薇狐疑地蹙了蹙眉:“这么说的话,小师妹岂不是挺可怜?对方要是青年才俊倒也罢了,万一是个狼心狗肺的土肥圆呢?这么娇滴滴的一朵鲜花儿插在牛粪上,太可惜了!话说回来,夜罗为什么一定要得到素心宗?”

姬冥修道:“素心宗是唯一一个不受任何朝廷制约的门派,夜罗人是所有皇室都忌惮的对象,不论他们在哪国,都会遭到当国皇室的疯狂围剿,素心宗是一个很好的藏身之地,又够大,整片山脉都开发出来,容纳多少大军都没有问题。”

“可是这么做对素心宗自己有什么好处?”乔薇不解道。

姬冥修揉着她素手道:“有时候不一定有好处才这么干,人心叵测,个人的得失与宗门的发展往往是相悖的。”

二人又说了会儿话,许永清那边差人过来了,道是姬家二少爷与五师兄之间不小心发生了一些不快,希望姬二少爷不要放在心上,同时许永清也保证不会再让五师兄招惹姬二少爷。

许永清原本让弟子说的是花园中的一顿口角,可姬冥修与乔薇却联想到了教主大人的落水。

“胆儿挺肥啊,都敢把冥烨给踹下水了。”乔薇咬牙,小二货只能她自己欺负,那个什么傅伯真也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真是活腻了!

姬冥修考虑的方向却与乔薇完全不一样:“他不会水,是怎么游上来的?我了解傅伯真,他若是真把冥烨推进了水里,就绝不会救冥烨上来。”

乔薇想起那春风得意的样子,摸了摸下巴:“傅雪烟。”

难怪这家伙那么嘚瑟,原来是被小美人儿投怀送抱了,如此看来,五师兄摔得好啊……

不过,傅雪烟不是一直想杀了他么?怎么会出手救他?

思量间,三个孩子回来了。

望舒站在门口,开开心心地朝一个小弟子挥手:“长海师兄再见!”

长海师兄心里苦:求再也不见!

望舒在新弟子院度过了一个美妙的下午,师兄们全都好热情,虽然自己弱弱的,连块石像都背不起,但总之心肠特别好啦,教习师父有点凶凶的,但是比南山书院的夫子好很多哦,在书院犯了错都会被罚抄诗词,在这边犯了错只用跑几圈草场,简直太舒服了!

景云犯规一次,罚跑两圈。

鎏哥儿犯规一次,罚跑两圈。

全都是望舒代跑哒!

望舒自己又罚跑了两圈。

师兄们都不知道这个小胖子是怎么活下来的,要知道草场那么大,他们跑一圈就得嗝屁……

跑了六圈非但没嗝屁,还活蹦乱跳的小望舒,兴高采烈地回家了!

只剩下没跑圈却一个个鼻青脸肿、遍体鳞伤的师兄们,相互搀扶着、一瘸一拐地回了宿舍。

师父在宿舍等着。

今天,一个小姑娘都跑了六圈,师父说,你们这些做师兄的,不要丢为师的脸,以后起步八圈。

所有弟子都崩溃了……

碧儿打来三盆热水,与乔薇一块儿拧了帕子三个小家伙擦脸,乔薇擦到望舒时,问她道:“喜欢这里吗?”

望舒点头如捣蒜:“喜欢喜欢!喜欢极了!”

乔薇抚摸着她额头道:“那娘把它拿下,送给你做礼物。”

望舒甜甜地说道:“娘亲好棒!”

……

端午节过后不久,长老们出关了,原定的计划是由易千音易容成她,与几位长老交手,但那时长老院的出关日期定在十月,如今提前了整整五个月,易千音尚在调养易容术反噬的内伤,没办法赶来。

姬冥修作为素心宗的弟子,长老并不接受他出战,乔薇想拿下宗主之位,便只能亲自应战。

“这是你们长老的原话?”乔薇坐在院子里舒舒服服地晒太阳,看了一眼对面的弟子,问。

弟子不卑不亢道:“是的,长老们就是这么说的,你若想打,就自己上,不自己上,就把宗主令交出来。”

这倒不是长老们故意为难乔薇,实在是历代宗规如此,哪儿有自己当宗主,却让别的弟子代打的呢?那最后打赢的,到底算谁功力好呢?

当然,就算长老们同意冥修出战,她也不会同意,冥修掌毒未解,强行催动功力所带来的反噬是巨大的,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她干不出来。

乔薇清了清嗓子,说道:“一个人打五个,不觉得就算长老们胜了,也胜之不武吗?”

弟子道:“所以打赢了就是宗主啊,你以为素心宗的宗主有那么好当的吗?”

那倒也是,天下门派那么多,继位最难的绝对是素心宗,素心宗能发展成武林第一大派,不是没有道理的。

想到了什么,乔薇别有深意地一笑:“我不找人打,是不是就可以算我的成绩?”

她强调了那个“人”字。

“嗯?”弟子怔住。

……

半个时辰后,乔薇领着雄赳赳气昂昂地三小只出现在了素心宗的比武台。

素心宗的比武台并不是大家切磋武艺的地方,它只有在重大的活动才会开放,能在上面比武都是素心宗的佼佼者,历代宗主继承人也是在此处挑战五位长老。

挑战对所有内室弟子开放,比武台便被弟子们围得水泄不通,在另一侧的看台上,坐着许永清、傅雪烟、姬冥修兄弟与两位护法,以及站着诸位资历够深的大弟子。

比武台上只站了一位长老,排行第五的五长老,五长老一手横在腹前,一手负在身后,神色淡然,衣袍飞动,空气里似乎能感受到他强大的气场,喧闹的弟子们渐渐静了下来,直至最后,彻底的鸦雀无声。

教主大人对姬冥修道:“咱俩换个位子。”

姬冥修道:“不换。”

教主大人哼了哼,搬着凳子绕过姬冥修,强行坐在了他的上首,如此,与傅雪烟便不过两步之距了。

傅雪烟好似并不知教主大人坐过来了,面无表情地望着看台。

教主大人用糖纸折了个小蚂蚱,跐溜一下丢到她的腿上。

傅雪烟没有反应。

教主大人又折了一个,又丢到她腿上。

丢到第十七八个时,五师兄走过来了,上次自己虽被被赶来的弟子救上来了,但浑身赤裸的样子被人看见了,他简直丢人丢到了姥姥家,他现在,只恨不得把这家伙一掌劈死,但自己不能,因为这家伙的身边还坐着一个姬冥修。

说来可笑,自己这个下一任宗主都站着,姬冥修与这个草包却坐着,想想可真是让人不忿,但又有什么办法,人家是九剑弟子,素心宗这一代里还没出过这么厉害的弟子!

压下心头翻滚的情绪,他挤出一副平和的笑容道:“姬二少爷,请你不要乱丢东西,都弄脏傅师姐的衣裳了。”

姬冥修在呢,教主大人有恃无恐道:“干你屁事?”

五师兄喉头一噎。

姬冥修拿起了桌上的花生粒,许永清不动声色地说道:“伯真,回去。”

五师兄心有不甘地回了自己的地方。

教主大人得意得眉梢一挑,继续折蚂蚱。

在一阵惊叹与尖叫声中,乔薇带着雄赳赳气昂昂的三小只出场了。

珠儿穿着最拉风的斗篷,拿着最坚硬的小锅。

大白小白穿着特质的银色盔甲,俨然一对所向披靡、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战场小将军。

与三小只的装束一比,对面的五长老简直就是弱爆了。

乔薇看向五长老道:“怎么就来你一个?其余四个呢?”

五长老云淡风轻道:“对付你们,我一人足矣。”

乔薇冷笑:“好大的口气,希望你不要后悔,待会儿真打起来,我们绝不会因为你年纪大就对你手下留情的。”

五长老稳重而缓慢地比了个手势:“请。”

乔薇扬起下巴道:“珠儿,秒他!”

珠儿飞身而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抄起小铁锅,朝五长老的灵台发动了攻击!

嘭!

一招,只一招,珠儿便被五长老拍扁在了地上。

珠儿的小铁锅哐啷啷地滚了过来,滚到乔薇脚边,哐啷哐啷地漩震了好几下,停了。

乔薇张大了嘴。

五长老微笑,再次朝乔薇发起了一个请的手势。

乔薇捏了捏拳头:“小白,上!”

论战斗力,珠儿确实不咋滴,但小白是她的常胜将军,还什么都没学的时候,就能对付胤王府的青衣卫,这一年来小白进步神速,又吃了几十颗两生果,毫不夸张地说,连许永清都恐怕不是他对手。

许永清不是曾经打败过五位长老吗?许永清的手下败将,又怎么可能赢过小白呢?

小白的身形果然比珠儿诡异许多,众人只看见一道白光闪过,撞上了五长老的胸口。

嘭!

终于。

小白被拍飞了。

重重地跌在了珠儿的身上。

乔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大白!上!”

大白无疑是三小只中最能打,毕竟被沐小将军训练过,招招致命,绝不给敌人留下任何反击的余地。

大白飞身而上!

一招,又是一招而已,大白也被拍飞了,跌在了小白的身上。

乔薇冷冷地捏紧了拳头,眸光凌厉地说道:“你这是逼我出绝招!”

五长老微笑,十分绅士地比了个请的手势。

乔薇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双手自面前画了一个八卦,随后,睁开眼,变掌为拳,唰的跳下擂台!

哒哒哒哒地跑掉了……

喜欢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请大家收藏:(www.remensy.com)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热门书院更新速度最快。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最新章节 -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全文阅读 -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txt下载 - 偏方方的全部小说 -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热门书院

猜你喜欢: 深宫娇宠:皇上,太腹黑!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农家小地主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齐欢首辅家的小娇娘天才儿子腹黑娘亲誓不为妻:娘子请下嫁军痞农媳:山里汉子,宠炸天!凤门嫡女重生我是你正妻妃常霸道医妃惊世乞丐王妃:腹黑邪王天天宠妃嫔这职业惊世第一妃:魔帝,宠上身!炮灰大作战嫡女成凰:国师的逆天宠妻幺女画满田园神医傻妃清妾闲唐重生之香途丑女种田忙:邪王爆宠美食妃
完本推荐: 超级抢红包系统全文阅读透视小村医全文阅读全能兵王大房东全文阅读超级红包群全文阅读贴身妖孽全文阅读苗疆道事全文阅读末世狩猎人全文阅读以爱情以时光全文阅读活人祭全文阅读重生之封神演义全文阅读神控天下全文阅读异世为僧全文阅读异世全能大师全文阅读一切从斗破苍穹开始全文阅读试婚老公,要给力全文阅读大明武夫全文阅读大阴阳真经全文阅读我的老婆是大BOSS全文阅读英雄联盟之极品天才全文阅读神龙兵王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的极品美女总裁重生修仙在都市帝妃惊天火影世界的幻术大宗师血妖姬古董下山军痞农媳:山里汉子,宠炸天!科技时代:最强学习系统奶爸的异界餐厅宋疆剑神在星际开挂闯异界1627崛起南海太虚圣祖我不当鬼帝重生西游之证道诸天大夏纪美女总裁的最强高手重生神医娇妻:首长,借个吻!天唐锦绣低配版系统主神明末求生记混在帝国当王爷帝王娇宠:小萌妃,乖一点满级导演神奇宝贝之精灵掌控者大明文魁斗破之再世炎帝完美遮仙天才萌宝,神秘妈咪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最新章节手机版 -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全文阅读手机版 -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txt下载手机版 - 偏方方的全部小说 -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热门书院移动版 - 热门书院手机站